我的大學(三)

澳門導報官網澳門導報 发布时间:2020/01/03 点击数: 22577

編者按:

二零一六二十七日,溫爺爺在中國科學院大學為本科新生上開學第一課作《我的大學》演講。本報從01908期開始連載講課內容。

北京地質學院是一九五二年組建的,她是由清華、北大、天大和唐山工學院幾所院校的地質系組成的。這所學校組建時就受到當時地質部的領導李四光部長和何長工部長的重視。一九五二年十二月,政務院任命老紅軍幹部劉型,他曾經擔任過農墾部長,擔任學校的第一任院長。尹贊勳,他後來到了中科院,著名的地質學家,擔任副院長,後來又派“一二·九”的知識份子幹部高元貴,做第二任院長。我上學時,高元貴是第二任院長。這些領導,他們有著革命的經歷,又都懂得教育,重視教育。當時北京地質學院,擁有全國最傑出的地質學科的師資隊伍,他們當中有許多著名的教授,這些教授大多是早年留學歐美,畢業回國後先後在清華北大任教。他們博而專,都是在地學某一個學科有造詣的專家。學校建立之初,他們在專業設置、教材編寫、野外實習基地建設上,發揮了極為重要的作用。

那時的教材都是自己的編的。教授上講堂給學生們講課,學生們往往會銘記一生。我的晶體光學,就是池際尚先生講的,她早已去世。池先生是新中國成立後,首批歸國的留美人員,是我國岩石學學科的主要奠基人,她在地質學院至今有很好的口碑。作為一名著名的地質學家,她不僅奮戰在普查找礦的第一線,那時學校,還承包著生產任務,比如山東省的一比二十萬的填圖,那是學校包下來的,同時結合教育。也還長期站在教學科研的第一線,她不僅講大課,還帶實習課,包括講解費氏台的操作。她講課時語調平和而清晰,她曾經說:要做一個好教師,就要全心撲在教學上,教書,一定要負責,不能讓學生無所收穫。她樸素的衣著,和藹可親的面容,一直深印在我的腦海裡。

二零零五年,我在接見第五屆高等教育國家級教學成果獎的代表時,作了一篇講話。這篇講話,我實際上主要講,院士、名師、教授要上講臺,要親自給學生們講課。我就舉了我的老師池先生的例子,然後我把這篇講話稿寄給了當時的地大校長趙鵬大。我說送上我的一篇講話,我以這篇文章獻給我敬愛的老師池際尚教授,我常懷念她。一大批中輕年教師,是學校教學的骨幹,他們一邊同老教授一起從事科學研究,一邊承擔教學和指導實習的作用,他們是一批熱愛地質,刻苦鑽研,不怕吃苦,甘於奉獻的人。他們常年和學生打成一片,成為學生們的良師益友,那融洽的師生之情,即使多年後都難以忘記。

(未完續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