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報 世賓點評区】 我看見那聖潔而寬闊的世界

澳門導報官網澳門導報 发布时间:2019/12/24 点击数: 21758

我看見那聖潔而寬闊的世界

在當代詩歌寫作歷史中,表達思想、呈現反抗、尋找尊嚴作為重建詩性世界的重要美學法則被大多數詩人奉為圭臬,由此,在當下作為一種語言方式、一種表現手法,象徵主義被大多數詩人使用並且獲得廣泛傳播,也就是說,讀者在接受詩歌時,象徵主義的寫作方式更容易接受、進入。這是陶冶的結果。但二十世紀初產生於英國的意象派詩歌以及寫作手法卻在我們的當代詩歌被嚴重忽視了——我們因懶惰或者智力的退化或者對大眾的期待而更接受那些簡單明瞭的東西(包括口語),不願意在語言的可能性和精神強度上挑戰自己的智力。對於異質的追尋、對於對打開世界的另一種方式的不舍,從這個角度考慮,我們便能意識到詩歌同時也要求我們必須對意象派寫作應給予足夠的重視。

策蘭、特朗斯特羅姆的持續影響也說明意象派依然具有巨大的魅力和可能性。意象派要求以直覺、準確、高度凝練的語言手法呈現事物和世界,這對於熱衷簡單表達的詩壇無疑構成巨大的挑戰。

譚雅尹是東蕩子詩歌獎·廣東高校獎的獲得者,之前讀她的詩歌感覺路徑不錯,有特殊性,有不俗的表現,但沒有深入去思考究竟好在哪裡。最近聽《大海的幻覺》這首詩的配樂朗誦,忽然就全部進入了她的詩歌——一個喜悅的、聖潔的、蔚藍色的世界在眼前慢慢打開。必須承認,是聲音幫我打開了這個世界,聲音的質感和音樂營造的氛圍使那個場景在眼前徐徐敞開。

譚雅尹的詩歌世界相對于現實的世界是另一個空間,因此她進入詩歌空間喜歡在開頭提供一個視角(如拐角處”之於《音樂的房間》),這個視角也是我們進入她的詩歌視角或者通道。在《大海的幻覺》這首詩中,“在一把木椅前,竄入大海”開句,就引領我們進入她的詩歌,讓我們仿佛坐在大海邊的一張椅子上,去注目那聖潔、生機勃勃的、美好的、蔚藍色的世界。這種感受需要你凝神去體會,需要你調動你的所有感官和體驗力去捕抓那從生命經驗裡提取出來的玄幻般的美,沒有體驗力的人或者漂浮于現實的膚淺的人是無法體驗到的——我曾經就是如此。極強的畫面感和感受性,通過重重疊疊的沉積,一個聖潔而寬闊的世界就打開了。

美:那純粹、高遠的世界可能是意象派最終所要抵達的地方。美將拯救世界! 

附:

海的幻覺 

(作者:譚雅尹)

在一把木椅前,竄入大海

浪尖上的白鳥

雙雙躍起

宣告我的新生

 

倘若這是真的,清洗雙手

金黃的臉蛋蹦出來

愛與光芒

遍地叢生

 

星辰不需要舔舐傷口

花蕾就屬於它們

音樂升起,少女和孩童踮起腳尖

落入手中的不止果實

 

我接受這裡的一切——

因那綠的田野和花的腹部

讓腳步輕鬆

因那單調的血統存有愛的知覺

 

夏日快要落進河裡

鋼琴是海上的舞女

藍色老人在佈景中觀望。 

世  賓:

詩人、批評家。一九六九年生。東蕩子詩歌獎評委。著有詩集《文明路一帶》、《大海的沉默》、《遲疑》;詩合集《如此固執地愛著》;評論集《批評的尺度》;詩論《夢想及其通知的世界》;主編《完整性寫作》(上下卷)。“完整性寫作”和“境界美學”主要宣導者和理論闡述人。